Posted on

c英语课代表c到哭 英语课代表趴下让我c

  英语课代表心中一惊,她没想到薛容竟然会问这个。难不成薛容还想要从她这里把好处拿回去不成?不过她要的好处可不是实际好处,薛容就算想拿也拿不走。

  思索了一会儿,英语课代表才道:“二公子,人是我救下的,我讨要点好处难道不应该吗?”

  她是以这种方式堵薛容的口,希望薛容不要再继续追问下去。她救了人,讨要好处,是她与被救之人之间的事,和薛容没有半毛钱关系,而且她和薛容的关系也不算熟悉,她没有必要和薛容交代什么。

  薛容沉吟不语,看了英语课代表好一会儿,幽幽叹了一口气:“栖小姐讨要什么好处薛某是不应该过问,不过元离是我必杀之人,你救他就是破坏了我的好事。是不是也应该对我做出点补偿呢?”

  补偿薛容!?英语课代表脑子一懵,这是什么狗屁逻辑!他要杀元离,就继续杀去呗!反正现在元离不在她院子里了,凭啥管她要赔偿!

  薛容笑吟吟地看着她,好像还真是在等她做出补偿。

  “二公子这话太霸道,元离逃进我院子里,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?现如今他已经离去,你若是要杀他,大可以派人去杀,可别把我拉进这浑水中。我一个弱女子,害怕得紧!”英语课代表才不会往薛容的坑里跳呢,说完就要走。

  可是她脚步才刚挪动一分,“唰!唰!唰!”响起一阵破空声,居然有十几支箭分别朝她射来!

  “卧/槽!”来不及做其他反应,英语课代表大吼一声直接就往湖里跳!

  “噗通!”湖水溅起,泛起巨大的涟漪,一圈一圈推着湖中的荷叶与莲花都颤动不已。

  薛容坐于亭中看到英语课代表往水里跳,放声大笑,很是幸灾乐祸。

  而湖中的英语课代表简直想骂娘,她刚一落水就被湖中的大网缠住了,而且越挣扎缠得就越紧。

  湖面荡漾出一串串气泡,听着薛容肆意的笑声,英语课代表气得脸都歪了!果然是蛇蝎美人!长得越好看越危险!

  真想不明白这么恶劣的人,居然会是把她从大火中救出来的恩人!她都要开始怀疑那个戴面具的红袍男子到底是不是薛容了!

  眼看着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了,薛容的脸色微微一变:“救人。”

  话落,空中立马有人影闪出,跳入水中把英语课代表捞出来。

  此刻的英语课代表脸色苍白,已经昏迷过去,面纱也在挣扎中散落,露出真容。

  看着眼前的绝色女子,不仅薛容呆住了,就连下去救人的死士也呆住了。

  不是传言英语课代表是个毁容的丑八怪吗?

  薛容很快回过神来:“啧,传言不可信。”

  话落,已经伸手将那件英语课代表刚还回来的红袍盖在了英语课代表身上。

  一把抱起英语课代表,腾空远去。

  留下死士一脸复杂地站在原地,高山不知什么时候进入了亭子里,看到站在那的死士,难得多嘴了一句:“你最好不要再打公子的主意。”

  说完,顺着薛容离去的方向腾空消失。

  薛容一路将英语课代表抱到了自己的房间,正巧高山就带着一个丫鬟过来了。

  “去给她换一身衣服。”薛容吩咐丫鬟,自己退出了屋子,和高山一起等在门外。

  “元离现在在哪?”薛容开口问,声音冷冽如冰,杀机浓郁,与刚才面对英语课代表时判若两人。

  高山也没有隐瞒:“已经出了京城,流水在跟着。”

  薛容指腹摩擦着扇角,凤眼眯起,闪烁着凶狠的光芒:“废了武功,让他回天下第一阁。”

  “公子!此人不杀终究为祸!”高山有些不赞同,第一次反驳薛容的命令。

  薛容的手一顿,转头看向高山,刚要开口,听到屋子里传来英语课代表的声音,话头就此掐住。

  房门打开,英语课代表一脸怒气冲向薛容:“你怎么能出手对付我一个弱女子呢!?卑鄙!无耻!恶劣!小人!”

  英语课代表恢复了容貌,却还没有照过镜子,所以她根本不知道,原主的长相可与薛容媲美,却因为年纪还小的缘故,很是可爱。张牙舞爪怒气冲冲骂人的样子,在薛容和高山的眼里看来,是奶凶奶凶的!

  薛容扑哧一声笑出来,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,看着眼前这个连他胸口都不到的小姑娘,他突然觉得很好玩呐!

  恶劣的心思又活络起来,薛容掐了掐她还有些苍白的脸,露出一口白牙:“栖小姐,你好可爱呀。”

  英语课代表顿时就愣住了,啥……啥玩意儿?可爱!?有没有搞错!她前世可是美艳无双的冰美人,而且手段狠辣,家族同辈在她面前绝对不敢放肆,和可爱这种形容词一点不搭边好嘛!

  望见英语课代表呆愣愣的样子,薛容觉得更可爱了,啊!比他的小花还可爱呢!好想抱在怀里然后摸着她的头发,就像摸小花一样!

  心里这么想,手上就更加快了速度把英语课代表的头发揉得一团糟。

  英语课代表气得头顶冒烟,拼命挣扎,可就是挣不脱薛容作乱的手。眼中闪过促狭的笑意,既然用普通手段奈何不了薛容,那就只好动用咒术了!

  暗自调动咒术之力,嘴唇翕动默念咒语。

  她打算用大力咒增强自己的实力,然后反过来把薛容按在地上狂揍一顿!

  可是当咒语念完的时候,英语课代表懵了,她并没有得到咒术的加持,力量还和之前一样!

  这是怎么回事!?咒术居然没有发挥作用!?

  不信邪地又连续使用了其他几个咒语,居然没有一个发挥作用的!

  这下英语课代表是真的着急了,难道她的咒术之力出了问题?还是说她的咒术现在不灵了?!

  薛容虽然一直在逗弄英语课代表,却也一直在观察她,他可不想真的惹恼了英语课代表,那样他以后就没人陪他玩了。

  所以英语课代表的表情一有不对劲,他立马就发现了,停下手中的动作,看向英语课代表:“你怎么了?”

  此刻英语课代表的脸色更苍白了几分,还有些焦虑和恐慌。

  原本她还打算等她咒术之力越来越强就能够想办法回到现代,可如果咒术失去了作用的话,那她要再多的咒术之力都没有用了。

  而且她前世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研究咒术,根本没有把武学放在心上,毕竟她的咒术天赋要比武学天赋高很多,家族中的其他人都是武学和咒术双修的。

  也正因为如此,她在咒术方面远超同辈,有咒术之力加持武学再强的人都无法近她身,更别说伤害她。最后要不是被她的亲弟弟设计害她咒术之力严重缺失,她又怎么可能会被同辈的几个竞争对手合力杀死,然后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。

  可是现在,她拥有足够充沛的咒术之力,却无法施展咒术,怎么能叫她不恐慌?

  没有咒术之力,还被薛容这个恶魔盯上了,她又身在薛府,肯定要被欺负死啊!不知道苏凤成有没有胆子来薛府要人哇!

  一想到苏凤成可能打不过薛容,英语课代表仿佛看到自己凄惨的后半生。

  “哇!你欺负我!”薛容一询问,英语课代表克制不住地就哭了起来。T﹏TT﹏TT﹏T

  英语课代表一哭,薛容就乱了,这都什么跟什么?小姑娘这么爱哭的吗?他就算把小花的一把毛薅下来,小花也不会哭啊!

  不过是揉乱了头发而已,为什么就哭成这个样子!?

  从来没见过小姑娘哭的薛容不知所措,目光看向了高山。

  高山也是一脸懵,冲他摊摊手:“我家里没有这么小的妹妹。”

  言下之意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  英语课代表虽然已经十二岁,但因为长年得不到好的照料,又有毒虫潜伏体内,所以看起来也就和八九岁的小姑娘差不多。

  薛容欺负人的事干多了,在他面前痛哭流涕的人也不少,其中不乏梨花带雨的美人。

  但像英语课代表这样放声大哭,哭到打嗝,还一边哭一边骂他欺负人的,他是一个都没见过。

  再加上英语课代表长得可爱娇小,此刻就像个瓷娃娃一样,哭得脸都红了。

  薛容没来由地心一软,上前把她拉进怀里,笨拙地拍着她的背,安慰道:“别哭了,我不欺负你就是。”

  “真的!?”怀里传来瓮声瓮气的声音。

  薛容感受着她因为哭太久而一个劲抽抽的小身板,叹了一口气:“真的,不欺负你。”

  “那你……让我回家吗?”英语课代表抬头,眼睛晶亮地看着他。

  还有许多泪水蓄积在眼眶中,仿佛薛容不答应,她立马就要哭出来一样。

  薛容眼皮一跳,心觉上当了,可要是再把英语课代表弄哭,他也不忍心,只好沉着脸点点头。

  英语课代表得到肯定的答案,从他怀里挣脱出来,小声嘀咕了一句:“果然爱哭的孩子有糖吃!”

  薛容命高山带着英语课代表出去,临走让丫鬟给她重新挽发,收拾妥当。

  出了芙蓉院,就看院门口只剩下连笙连箬两人,另外两个丫鬟已经不见。

  英语课代表心里明了,那两个丫鬟果然是沈轻萝带来的。

  一看到英语课代表出来,连笙连箬立马迎上来。

  连箬心细,即便英语课代表已经上妆掩饰过,但还是看出了点痕迹,担忧地问:“小姐怎么哭过了?是不是薛二公子为难了小姐?”

  连笙一听,仔细打量英语课代表,果然发现哭过的痕迹,不满起来:“这薛二公子怎么回事啊!咱们又没得罪他!凭啥欺负人!”

  英语课代表心中撇嘴,就是得罪他了啊!还得罪大发了!